天平家园 鹤翔航头 朱家角 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 宝山社区 璀璨徐家汇 定海家园 科瑞物业 湖南社区 健康枫林 今日虹梅 今日练塘 龙华社区 曲阳社区 庙行之声 北站社区 江桥报 太平家园 嘉兴天地 美丽顾村 和谐盈浦 金泽报道 康健社区 走进广中 川北印象 重固家园 今日佘山 永丰社情 友谊社区 今日张江
关闭
新民网移动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周刊 > 正文

1小时,与死神“战斗”

2015-01-12 11:00
来源:新民周刊    记者:黄祺    T | T 字号: 打印

已经宣告死亡了,我还想去按压一下,希望有奇迹发生。


记者|黄 祺 撰稿|汪玉成 摄影|金宇颀


    一位女性逝者精心做过指甲,深深地留在了陈羽中的记忆里,指甲是时髦的青色,上面还描绘了妖娆的花纹。“一定是个爱漂亮的女孩子,多美好的生命,太遗憾了。”外科医生出身、一身戎装的医院管理者,也无法不为这遗憾的一幕伤感。陈羽中是长征医院医教部副主任,1月1日凌晨接到医院通知,他从位于杨浦区的家中飞快赶到医院,指挥协调抢救。
    当夜参与抢救的所有医护人员,都有着同样的感慨,在1月1日凌晨那个每一秒都关系着伤者存亡的关键1小时里,医护人员付出了全力,希望留住每一个美好的生命。“已经宣告死亡了,我还想去按压一下,希望有奇迹发生。”长征医院护士长董兰的话,代表了医护人员在抢救时共同的心声。谁说病床冰冷、医生漠然,抢救室里医护人员的焦急与关切与伤者的家人无异,只是他们的感情很少为外人知道。
    外滩拥挤踩踏事件发生后,伤者被送往上海黄浦区中心医院、长征医院、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瑞金医院。长征医院距离事发的外滩陈毅广场约3公里,医院共接诊了28人。其中10人在送达医院时已经没有呼吸心跳,医护人员按照规范进行了全力抢救,但这10人最终还是遗憾地死亡。截至1月6日上午,还有10名伤者在长征医院接受治疗,其中1人病情较重,其他8名轻伤者已经出院。
    尽管成批到达医院的重伤者一度给医院抢救带来压力,但医院的应急预案、平常的应急训练和在重大灾害事故抢救中积累的丰富的经验,使得抢救工作很快转入有序状态。有序的抢救为伤者赢得了时间,而在挤压伤的抢救中,时间意味着生与死、关系着伤者以后的康复水平以及生活质量。
    距离外滩拥挤踩踏事件40个小时后,记者采访了长征医院参与抢救的一线医生护士,通过他们的描述还原了与死神“战斗”的关键1小时。
  

1号伤者
  
    要不是看到长征医院抢救室的门口监控录像上的画面,施晓雷自己也忘了那一刻。时间大约是0点20分,施晓雷和警察刚刚把面包车上的伤者搬到医院的急救平床上,医生护士从他手上接过了平车推进抢救室,他正想跟进去,但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穿白大褂,按照规定医务人员不穿白大褂是不能进入抢救室的,因此他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再加上之前连续为伤者做心肺复苏按压,他已经浑身发软,下意识地叉腰休息,于是,监控画面上留下了施晓雷叉腰的姿势。
    被施晓雷送进医院的,正是长征医院抢救的第一名拥挤踩踏事故伤者,施晓雷是长征医院一名年轻医生,但这一切并非巧合。
    施晓雷刚刚毕业工作一年,是长征医院影像科医生。2014年的最后一天,施晓雷晚上11点离开医院,回宿舍的公交车一直不来,他临时决定和同事郭婷婷一起到外滩,去那个灯光璀璨的城市地标迎接自己独立生活后的第一个新年。
    从医院一路向东,就是外滩,眼看还差半小时就要0点,施晓雷和同事撒开腿奔跑,生怕错过了新年倒计时。大约11点55分,施晓雷到达外滩,他所处的位置在陈毅广场西北侧,尽管事后知道当时拥挤踩踏事件已经发生,但因为隔着黑压压的人潮,施晓雷完全不知道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故。“我们看到特警的车辆闪着警灯驶过,但都以为是警察维持秩序。”  
    向南的方向人特别多,施晓雷选择向北走,随着人流慢慢移动到靠近北京路的时候,黄浦江对岸一座高楼上显示出倒计时数字,施晓雷和年轻人们加入了倒数和欢呼。倒数结束,施晓雷继续向北走,一边走一边发现很多人向车道方向张望,施晓雷透过人和人之间的间隙看到,一名警察正在对躺在地上的人做心脏按压。“我愣了一下,然后对郭婷婷说,我们去看一下。”
    职业的敏感催促着施晓雷挤过人流,走到警察身边。施晓雷向维持秩序的警察表明了身份,警察允许他上前帮忙,这时施晓雷才清楚地看到,地上的伤者已经没有意识。“我探了颈动脉,没有脉搏,探了呼吸,也没有,体温好像还有一点点。”像所有的医学生一样,施晓雷曾无数次设想过,如果遇到紧急情况,自己是否有能力、有勇气为人施救,没有想到,考验真的来到了眼前。
    施晓雷承认曾有过犹豫,他不是急救科医生,虽然学习过急救技术,但从未有过真正的急救经验。最终,责任感和勇气占了上风,施晓雷甩下双肩包,跪在伤者左侧,换下之前做胸外按压的警察,开始为伤者做心肺复苏。30次胸外按压,2次人工呼吸,一个循环接着一个循环,施晓雷不知道自己做了多久。后来,警察征用到一部面包车,施晓雷和警察一起将伤者搬运到车上。郭婷婷接手按压的时候,施晓雷给影像科的同事打了电话,要同事通知抢救科,有心脏呼吸骤停患者正在送往医院。心脏按压需要很大的力气,施晓雷打好电话又换下女同事,在车上继续为伤者做心肺复苏。


    警车开道,面包车将伤者送到了长征医院抢救室,此时医护人员根本不知道抢救“战斗”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成批的重伤者等待着抢救。施晓雷送来的这名伤者后来被编号为1号,送进抢救室后,施晓雷没能再同她见面,他当时已经猜测到,尽管做了最大的努力,1号伤者生还的希望渺茫。事实上,各家医院最早接收到的伤者,大部分在到达医院之前都已经没有心跳呼吸,经抢救后,包括最早到达长征医院10名伤者在内的36人被宣告死亡。
    记者希望施晓雷回忆一下他抢救女孩的特征,施晓雷仔细回忆,但还是无法提供太多的线索。“马路上灯光暗,再加上已经受伤,面容已经看不清楚了。而且可能是因为之前抢救需要,她的外套已经不在身上,穿了一件套头的毛衣。”施晓雷唯一能确定的是,她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很年轻,很年轻……”说到这里,一直冷静叙事的施晓雷医生,双手推开眼镜试图揉干眼泪。逝者是他的同龄人,和他一样有梦想、有憧憬,有家中等着他们回家的父母……
  

超越极限的抢救

    跨年夜,护士孔丽值守在长征医院急诊科预检台岗位上,她已经在急诊科工作了18年,节假日值班对于她来说是常事,一般节日夜间,酗酒斗殴,或者车祸之类的事故相对多发,因此值班护士们对假日夜晚的忙碌也早有预料。但这个跨年夜的经历,对孔丽这样资深的护士来说,也非同一般。“这么多伤员一起进来,这么重的伤,是我18年来第一次看到。”2天多过去,孔丽的嗓子还是哑的,缺少睡眠给她留下明显的黑眼圈。
    第一个报告有伤者到达医院的电话就是孔丽接到的,她立即通知抢救室做好准备,在第一名伤者送达时,施晓雷医生看到医护人员都已按照抢救要求全副武装,抢救室也清理出足够的空间。距离第一名伤者入院不久,28名伤者在大约1小时内被先后送到长征医院,集中的时候同一时间送进数人。
    一名重伤者的抢救,需要至少2名医生和2名护士,还需要各种医疗仪器,短时间内如此多重伤者等待抢救,这样的情况已经超出了医院常规的人员和场地、设备的配置,超越极限的紧急状况考验着医院的应急能力。
    接到大批伤员将到院的信息,刚刚巡查好病房的长征医院院长郑兴东,立即下达了启动医院应急预案的指令。抢救首先需要的是人,接到医院通知,已经上床休息的陈羽中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家门,坐上出租车跟司机交代了一句“尽量快”,就开始电话调动人员。


    陈羽中向记者介绍,医院医护人员管理采取三线排班制度,一线医生是当班医生;二线医生尽管可以休息,但必须住在医院;三线医生可以在家中休息。另外,下一班准备接班的护士被要求住宿在医院旁边的宿舍楼内。因此,陈羽中可以最快调动增援的人员是住宿在医院的二线医生和护士。
    急救科医生马林浩就是最早接到紧急任务的二线医生之一。马林浩31日晚上11点半上床休息,0点35分左右,他接到了护士的电话,告诉他有人需要抢救,“快下来”。当夜值班医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医生,常规情况都可以独自处理,马林浩医生马上意识到,一定是有重大情况,楼下医生才会通知他增援。
    马林浩立即起身下楼,尽管已有预料,但楼下的场景还是超过了他的想象。“已经有大约四五名伤者正在抢救室抢救,都是没有心跳呼吸的,医生们正在做心外按压,护士忙着建立静脉通路,我赶紧帮忙插管。”
    伤者的伤情非常严重,后来抢救无效的伤者在到达医院时大多面色呈紫红色,这是挤压导致血液循环受阻的表现,窒息和循环受阻以及其他的综合伤情,使得伤者在很短的时间里丧失了呼吸和心跳。如此严重的伤情给抢救带来困难。
    马林浩医生下楼的同一时间,在家里休息的三线医生护士也正在往医院赶。护士长董兰家住得较远,为了方便上班,在医院附近租住,接到医院电话,她赶紧从租住的地方奔向医院。家住在嘉定、浦东的急诊科护士,也很快接到通知,在夜色中赶往医院。
    抢救现场一开始略显紧张,一张照片记录下了那个非常时刻。照片上,几位医务人员围在伤者病床边,护士长董兰手里捧着一台电脑。董兰事后向记者回忆,她捧着的是便携式B超机的显示器,医生要为伤者做B超检查,但显示器没地方放,“我连忙伸出双手,跟他们喊:放我手上放我手上。”
    随着人手很快增援到位,医院备用的仪器设备和其他科室的设备也紧急调配到抢救室,平时封闭备用的抢救室B室专门开辟用于伤员抢救,至此,包括急救科、胸心外科、骨科、脑外科等30名主任专家在内的共百余名医务人员投入到抢救中,医院从人员到设备、场地、抢救资源等在最短的时间就绪,抢救现场变得有序。
    事后,长征医院院长郑兴东总结说,医院完备的应急预案、日常的应急训练以及医务人员的职业精神,在拥挤踩踏事故抢救这样的关键时刻得以体现,作为收治事故伤员数量最多、伤情最重的医院,长征医院医务人员出色地完成了这一次抢救任务。
  

不放弃最后一线希望

    面对记者,参与抢救的医生们说得最多的,是对逝者的遗憾。“长征医院参与过众多灾害、事故的抢救,我也当了20多年医生,本以为对死伤的场面已经麻木。但没想到,1月1日凌晨抢救室的场景,让我感到深深的难过。他们太年轻了,人生才刚刚开始。”陈羽中刚刚从疲惫和复杂的情绪中缓过神来。
    现场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对这种遗憾的体会更加深刻。事实上,当时送到医院的部分伤者,已经心跳呼吸消失比较长的时间,医护人员根据经验判断,这些伤者抢救成功的希望渺茫。但医护人员没有因此放弃最后一点希望,仍然严格按照规范抢救。
  急诊急救科副主任单卫红告诉记者,按照医院抢救规范,在院外发生心脏骤停的患者,入院后根据病情要采取一整套抢救措施,包括胸外按压、抗休克、建立静脉通路等等。“肾上腺素药物起效大概需要半小时,因此每名患者的抢救时间都在半小时以上。”
    胸外按压需要很大的体力,年轻力壮的男医生坚持几分钟就气喘吁吁,两名男医生交替按压。尽管非常吃力,但一旦伤者有一点点生命迹象,都会让医护人员非常激动。
    在那一刻,医护人员的每一个努力,是职业责任感促使,同时也饱含着与普通人无异的感情。“我的孩子也是大学生,伤者、逝者跟孩子一样大,都是花季的年龄。作为父母,我知道孩子对于家庭是多么珍贵。”单红卫教授说。
    护士长董兰也有一个18岁的孩子,一夜抢救后,她才想起问问家里的孩子是否安全,因为前一天孩子曾说起准备去外滩跨年。孩子在电话中告诉董兰,他当夜去了外滩,但看到人太多就折返回家了。
    董兰感慨,经历了这样的抢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生死一瞬”。一位伤者向董兰描述了他与死神擦肩的过程。伤者是一名小伙子,他告诉董兰,拥挤踩踏发生时,他抱着一个信念——不能倒下,倒下就是死亡。他用双臂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仰头呼吸,拥挤中他曾短暂昏迷。“再睁开眼睛时,我看到了东方明珠上的灯光,我知道我还活着。”小伙子说。


    在紧张抢救的同时,负责现场协调的陈羽中很快意识到,在抢救室外焦急等待的家属和亲朋,急需要得到伤者的情况。陈羽中立即安排护士逐一登记伤者信息。“姓名、性别、一句话描述伤情。起码让家属知道,伤者在医院,正在抢救,他们可以安心。”陈羽中说。1日凌晨3点左右,第一份伤者名单统计完成,家属和社会获得了最早的关于伤员的信息。
    往次参与重大灾害事故抢救的经验,为这次长征医院的抢救提供了借鉴,其中心理干预的介入,做到了更加及时。长征医院心理医生柏涌海介绍,最紧急的抢救告一段落后,医院社工在第一时间介入,陪伴伤者和家属,并做了初步的心理评估。根据伤者的心理评估结论,心理医生对重点患者进行心理干预。
    柏涌海告诉记者,有一位伤者自己伤情比较重,而且她的表妹在拥挤踩踏事件中死亡,因此伤者自责感很强烈,第一天总是哭泣,处于情绪非常不稳定的状态。医生对这位伤者进行了一对一的心理干预,用专业的技术帮助患者减轻负面情绪,让她逐渐转入积极的情绪中。在医生的积极干预下,伤者的情绪在第三天已经明显好转,同病房的患者反映,患者已经可以“有说有笑了”。
    目前仍在医院接受治疗的伤者大多病情稳定,预计很快就可以出院,还有1名患者病情较重,但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心胸外科主任王志龙介绍,他的科室收治了病情较重的马来西亚伤者,医院考虑到患者需要家人陪伴,同时又要满足治疗需要,因此特别为患者开辟了一间相对独立的病房。在家属到达之前,医院安排了志愿者24小时陪护。
    发生在2015年凌晨的这场抢救也许终将被慢慢淡忘,但是,医护人员用行动证明,他们的价值不可以被贬低和忽视——在危难时刻,他们是最值得尊敬的人。

阅读全文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新民网茶馆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newteahouse
无节操、有道理
最麻辣,最有趣的时事脱口秀!
你今天脑补了吗?

新民网事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xinminwangshi
突发事、新鲜事、有趣事
感人事、烦心事等你来爆料!
扫一扫,关注有礼!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评分:
 /  人已评

您还能输入140

转发到上海滩微博

上海市新闻道德委员会社会监督投诉电话、来信来访地址及电子信箱:

1. 投诉专线电话:021-64023633
2. 社会监督来信地址:上海市闵行区都市路4855号2号楼 邮编:201199
3. 来访接待:
上海市闵行区都市路4855号2号楼
上海市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
4. 投诉电子信箱:shsxwddwyh@163.com
上海市新闻道德委员会通过社会监督电话、来信来访接待、电子邮件等多种方式,受理社会各界对新闻机构及新闻从业人员新闻职业道德失范行为的举报和投诉,对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进行监督。
受理时间接待时间为:
工作日上午9:30--11:00;下午1:30--4:00

查看网站地图

您还未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下次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新民网友:
评论成功

评论成功,谢谢参与!

点“看微博”查看您的上海滩微博

   

评论成功

评论成功,谢谢参与!